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德国疫情、哈药事件与抗生素滥用滥产

2018-12-02 16:45:03
德国疫情、哈药事件与抗生素滥用滥产 哈药总厂近很愁闷。

世界环境日,被央视暴光,瞬间成为举世关注、千夫所指的污染“明星”,岂能不闷?但是,为此而郁闷的恐怕不只是哈药,那些使哈药遭多年举报而坚守不改、成为“”污染大户的“利益攸关方”们,肯定也难以平静。

人们后续关注的,不仅是哈药的命运,也有“攸关方”们的责任和“前程”。

笔者却由哈药,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,就是近欧洲突如其来的那场疫情。

四千多人感染、几十人死亡,科技水平世界的德国,却反反复复,迟迟查不出准确的疫病源头!害得西班牙等国的菜农惨遭无妄之灾;医方不能不采取血液透析、换肾等特殊手段实施救治,对抗“兼具侵袭、产毒、肠出血等”多种特征,耐药性超强的新菌种。

是什么使人类陷入如此狼狈的境地?表面看,罪魁祸首是那个新型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,而隐在背后的真正“主角”,其实是抗生素和抗生素的滥用!而笔者之所以产生理想,是由于哈药总厂的主产品也正是抗生素。

网上的一篇文章说,从1940年青霉素开始用于临床算起,几十年来,它挽救了数以千百万计的生命。

青霉素的使用,“使人类平均寿命从40岁提高到了65岁。

它的‘功绩’可谓抗生素为人类所做贡献的缩影”。

但是,伴随着这种“大善”,种种“噩运”也接踵而至。

被视为抗击细菌感染“救命仙药”的抗生素,也为人类带来了深重的伤痛。

早在上世纪50年代,也就是青霉素刚刚使用10多年之后,欧美就曾发生过一场耐药性的金黄色葡萄菌大流行,致使全球5000万人被感染,50多万人死亡。

此后,新菌种与抗生素之间的“魔道之争”,愈演愈烈。

近年来,大规模的细菌感染潮虽然没有发生,但“超级细菌”危害局部地区和一定规模群体的事件此起彼伏,“百药不灵”感染患者频频出现,中国也不例外。

前不久引发我国对滥用抗生素新一轮热议的中国女士,不就是一名令现实所有抗生素类药物统统无效的“耐药超人”吗? 研究发现,耐药菌的出现是人类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直接后果,并且细菌产生耐药性的速度远远快于人类新药开发的速度。

因而有关专家做出非常悲观的结论:如不遏制抗生素的滥用,人类将进入“后抗生素时代”,即回到抗生素发现之前的人们面对细菌性感染束手无策的黑暗时代。

非常不幸的是,在这类危机之中,中国又“冲”在了前列,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为严重的国家之一。

世界卫生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调查显示,住院患者使用抗生素的约占30% ,而我国却占80%—90%,集中使用广谱抗生素或者联合使用两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