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法律

南山罪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4 02:30:4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(一)    二月初十,宜嫁娶。  长安城的百姓昨日目睹了承安侯府的豪华嫁妆队伍,今日不过晌午,就见一众达官贵人陆陆续续直向城东。  今日,正是承安侯独女与定国侯嫡子的大喜之日。  这承安侯与定国侯皆是本朝开国功臣之后,如今领着虚衔,可只那世袭罔替的爵位就足以教人眼热不已。本朝除了皇室子弟有爵位可封,外姓之人,也只有杜家和万家有此荣耀,便是三朝元老当今帝师也无爵位,由此可见,这两家侯府的联姻,不可谓不盛重。  定国侯府,中门大开,即使隔着几道墙也能听的出侯府里面有多热闹。  婚礼已经举行完毕,来宾皆汇聚一堂,新郎官杜宁面无表情跟在其父定国侯杜筠的身旁,听父亲介绍诸位的身份,然后一杯接一杯的敬酒。开始还有人赞这杜宁真是好气度,大喜之日也能如此稳重自持,但慢慢就发现不对了,这杜宁是真的面无表情不见喜色。  大堂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,人人都是说着吉利话,突然后堂传来一声凄厉的悲呼叫!  杜筠立刻变了脸色,大喜之日,谁敢来侯府撒野!  “侯爷,内院,出事了!”侯府长使接到消息就顿觉这次事大了。即使他压着嗓子低声告诉杜筠,可那惨白的脸色也彰显着事情不简单。  主家有事,在座的也不好再留,即使万分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也都纷纷识趣的告辞。留下来的就只剩下承安侯万深,他是亲家,不能一走了之。  待一行人来到传出尖叫声的后厅,却不见一人。  “夫人呢?”  “侯爷,夫人,在新房。”长使说这话的时候,脸色更是惨白,更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万深一眼。  “到底出了何事?!”莫名其妙搅乱了婚宴,杜筠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。  定国侯之子杜宁娶妻之夜,新娘横死,死因不详,凶手未知。  事关人命,又牵涉到侯府,长安令只能将此案上报到大理寺,由大理寺卿李淮安负责此案。  李淮安,荣嘉十七年头榜进士,初授翰林院修撰,一年后自请入大理寺从五品少卿,破获悬案疑案十几起,不过三年,就升任大理寺卿从三品,其升迁之快,令人艳羡。  待李淮安来到定国侯府,整个侯府都笼罩着一股阴云,杜筠更是面沉如水。李淮安也不欲与杜筠寒暄,双方见礼后,就直奔出事地点,杜宁所居的松涛苑正房。  新娘的尸体还在新房里,杜筠命人严守此地。在场的还有万深及其夫人赵氏。那死者正是赵氏的的女儿,如今香消玉殒,赵氏哭得死去活来,能支撑到现在,不过是为了知晓害死女儿的真凶。  “是谁发现不对的?”李淮安示意嬷嬷入内由仵作口述要点验尸。  一青衣侍女颤抖着站了出来,“是…婢女。”  此女名唤红袖,负责杜宁膳食,当时她想着新夫人尚未用食就端着饭菜进去,新房里当时只剩下承安侯府陪嫁过来的四个侍女。其中一个说夫人正在内室,让她放下食盒即可。结果她刚一出来就听见室内一声尖叫。然后,大家都知道新娘子已经没了气息。  “那四个侍女在何处?”李淮安问道。  “去把人带来。”杜宁之母,侯府主母张氏吩咐道。  过了片刻,四个形容憔悴的少女战战兢兢的交代自己知道的情况。  在新郎杜宁与新娘饮过合卺酒后,新夫人尚无事,只是神色疲倦,一刻钟后,一自称红香的粉衣侍妾入内请安,不过盏茶时间就走了,当时新夫人很是生气,就独自一人留在内室,四个侍女都是守在外间,没有听到什么动静。后来又有红袖送来膳食,其中一个叫知非的侍女就入内请示,发现新娘身死,那声尖叫就是知非发出来的。  李淮安边听边注意四个人的神色,待她们说完,不用他开口,红香就被推了出来。此女面带凄楚容色惨白,衣衫完好却有血迹浸透,可见之前已受了一番拷问。与此同时,仵作与嬷嬷也都从里面出来,一众人等的目光全聚在此二人身上。  “可有线索?”  仵作摇头,面有难色,“大人,尸体并无外伤,亦无中毒痕迹。”  李淮安微微皱眉,死因不明,有点麻烦。  “将这五人带走。”李淮安话音落下,身后的大理寺监役立刻上前,那五个女子之前都受了极大的惊吓,如今被当做嫌犯抓走,更是失声哭泣口呼冤枉。  “李大人,那杜宁你就不带走吗?”赵氏冷冷问道,眼底一片疯狂。  “赵氏,你疯了!”张氏怒斥,“我儿因此事伤心过度,你竟说此诛心之辞!”  赵氏冷冷一笑,却不答话,她正等着李淮安的选择。  按理这涉案人员都是要被带回大理寺审查,可这杜宁是侯府公子,李淮安知道便是他提出来了,也带不走人。未曾料到,这赵氏竟直接问出来。如此一来,他若不带走杜宁倒说不通了。  “敢问侯爷,令公子何在?”  杜筠觉得这李淮安莫不是脑子坏掉了,竟敢拘他儿子去大理寺受审,这让他定国侯府颜面何存?却不料下一刻就听到一声——  “我去。”  “二郎!你说什么胡话!”张氏这才变了脸色,明明她早就吩咐过不许他来此,到底是谁告诉二郎此间之事?  杜宁主动前往大理寺,李淮安倒是有些高看了他一点,这大理寺虽比不上刑部大牢,可进去了也不是那么好出来的,这个杜宁,有几分胆色。  无视杜筠张氏恨不能生撕了他的目光,李淮安很是淡定的回了大理寺,然后开堂一个一个的审。  两个时辰后,李淮安拿着整理好的卷宗,皱眉思索。  目前,嫌疑的人就是红香。此女走后,万如身死。这红香是杜宁的通房丫鬟,深受杜宁的宠爱,如今更是身怀有孕。万如是杜宁的新婚夫人,也就是红香的主母,便是红香杀了她,又能得到什么好处?因妒生恨?红香连侍妾都不是,杀了万如她也做不了侯府少夫人。她怀有身孕,若是诞下男孩,侯府也不会亏待她什么,实在犯不着铤而走险。  其次,便是那杜宁,他也在万如身死前接触过她,还共饮过合卺酒,因这合卺酒的寓意必须饮尽,若在酒上作手脚也就死无对证。更何况,杜宁不满万如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。可杜宁杀死新婚夫人有何好处?反而会使定国侯与承安侯反目成仇吧。  至于那四个侍女,也有下手的时机,是赵氏为她女儿千挑万选的陪嫁,都是死契,也没道理下手。重要的是能致人死地而看不出痕迹,这般手段,不是一个侍女能办得到的。案情自此僵住,李淮安百思不得其解,从府衙出来回家的路上还在琢磨这个事情。  而大理寺的监牢里,顾虑到杜宁侯府公子的身份,给他单独安排了一间,他的隔壁收押的就是红香以及万如的四个陪嫁侍女。大牢里阴气重,五个姑娘家都冻的瑟瑟发抖,如今还是早春,入了夜还是很冷。杜宁脱下外袍从栅栏缝里递给红香,“香儿,快些披上。”  “郎君,你又是何苦?”红香握着杜宁的手,泣不成声。  “无碍,不必忧心。”杜宁反握住红香,想拥她入怀,可两人之间却隔着栅栏。做了十六年侯府公子,何曾想到有一天会落到这般地步?母亲昨夜的叮嘱他都记下,可一听到红香要被带走,杜宁怎么放心?在母亲眼里,红香只是个丫鬟死不足惜,可在杜宁眼里,红香是陪伴他长大与他心意相通的恋人。更何况,红香腹中还有了他的骨肉,有他陪伴,红香至少不会太过害怕。  红香又是垂泪涟涟,却不再发抖。似乎,待在郎君的身边,她就不再担忧。  翌日,李淮安下了朝,就匆匆离去,朝中关注此案的人太多,在案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,他不想多说。刚一进府衙,寺丞宋辉早就候在一旁,递上一份卷宗,“大人,这便是两府的情况。”  定国侯府,杜筠有一妻一妾,妻张氏,有子杜宁,妾孙氏,有子杜安。孙氏是杜筠的表妹,因是庶出,便被杜筠纳为妾侍,虽在张氏过门之后入的府,可孙氏却生下庶长子,可见孙氏手段之高。张氏与孙氏明面上关系平平,实则早已水火不容。相对而言,承安侯府要简单许多,那万深只有赵氏一人,即使嫡子落水而亡只余一女,也不曾纳妾,赵氏性情刚烈好妒,府中侍女都不敢涂脂抹粉。其女万如深受赵氏影响,曾因妒忌一侍女生的貌美而生生将人打死,这才有了悍妇之名。  看来,问题出在定国侯府。李淮安吩咐下去,密切注意两府动静,尤其是定国侯府。  “大人,死者的四个陪嫁丫鬟,两府都不欲接纳。”  这四个丫鬟是陪嫁到定国侯府的,卖身契都在万如手上,奈何万如身死,侯府嫌晦气。而原主承安侯府现在正在和定国侯府打官司,又怎会接收定国侯府的人,即使这四个侍女几天前还是承安侯府上的人。  “问问那四人可有去处,若有就都放出去。”如今万如已死,这四人虽是奴籍,但也有了自由身。  “其中三人皆有父母投靠,只一人,无处可去。”  傍晚回府的时候,李淮安的身后跟了一个娇小的影子。这姑娘名唤知奇,从牢里出来就一直跟着李淮安,怎么说都赶不走。李淮安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善人,可当他看到那姑娘的面容,拒绝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。  李淮安出身贫苦,步入官场,也一直形单影只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,整个府里就他一人,兴致来了就自己下厨整两个菜,平时都是在巷口那一片摊子上解决伙食,偶尔去酒楼打打牙祭。也不是没人看中他托冰人来说亲,可都被他以早有婚约的理由婉拒了。弱冠之年风采过人身居高位却一直单身,李淮安也是长安独一份了,赌坊甚至在下注李淮安何时成亲。若非李淮安素来洁身自好,只怕外界还会猜测他是否好南风。  这些李淮安都不在意,他只觉得,收留一个小丫头,就能改善生活,实在是稳赚不赔。  知奇不怎爱说话,可手脚却很勤快,缝补浆洗个中能手,还烧的一桌好菜,李淮安再次庆幸自己的一时心软。唔,吃撑了,散步去。  自从府里有了知奇,李大人的生活水平就直线上升,衣服破了不用自己缝补了,脏衣服有人洗香香了,还有合身的新衣服穿了,每天好吃好喝,即使案情没有多少进展,两个侯府闹的不可开交,一回到家,看到知奇烛火下浅浅的笑容,李大人就觉得烦恼消了大半。    (二)    谁也没有想到,杜宁和红香死在了狱中。  李淮安接到这个消息,整个人都不好了,不用想他也知道,这个案子,实在闹大了。  仵作已验过,两人都是中了砒霜一命呜呼。  可大牢里,哪来的砒霜?  很快,就被查出,那砒霜是下在了饭菜里。因那张氏忧心儿子在牢里过的凄苦,就每日命人送饭给杜宁,虽不合规矩,但也不好得罪定国侯府,寺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便翻检一下就让人进去了。谁料,竟因此出了大事!  可有谁会相信亲生母亲会在儿子的饭菜里下砒霜!  且不提定国侯府知道这个事情后是怎样的一片混乱,承安侯府里,赵氏对着万如的灵牌阴恻恻的笑了起来,“呵,乖女,娘怎么会让那两个贱人好过?”  一个命案未破,又多了两条人命,其中一个还是一尸两命。李淮安愁的几夜没睡好。  “大人,用些粥吧。”知奇捧着一碗瘦肉粥,柔声劝道。  脑中打结烦躁的不行,李淮安也不想对着知奇那张脸甩脸色,何况他查案东奔西走忙了一天,早就饿了。  看李淮安端起碗开始喝粥,知奇精致的桃花眼弯起。  那天往牢里送饭的人是张氏奶嬷嬷的孙子方大,这人一家子都对张氏忠心耿耿,方大还是杜宁幼时的玩伴,万没有可能暗害杜宁。杜宁出事的当天,定国侯府厨房的一个厨娘就借故出府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李淮安派出去的人找了两天才在城外的河里找到了厨娘的尸体,线索在这里就断了。  即使怀疑杜宁的死与承安侯府脱不了干系,但也不排除定国侯府内部有人兴风作浪。  杜宁死了,谁得益?  看着眼前这个与杜筠有着七分相似长相的男子,李淮安不放过任何一处细微,“当初,是你安排人告诉杜宁红香要被带走的消息。”  “是又如何?”杜安一副坦然无畏的样子,“侯府上下无人不知我那弟弟对红香有多在乎,即使我不说,他也会陪着红香入狱。”  “这就是你的目的,趁杜宁入狱然后买通厨娘在饭食里下毒。”  杜安皱眉,“李大人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父亲早就上书请立我为世子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毒害弟弟。”  这杜筠竟欲立杜安为世子!李淮安觉得杜筠的脑子莫非是被驴踢了?嫡子尚存竟然还如此作为,莫非这万如就是杜筠干掉的然后嫁祸给杜宁或者红香,然后就可以扶庶子上位?李淮安暗暗揣测,想着待会儿再去看看杜筠的卷宗,看看此人近来有何举动。不过,即使有此一说,也不见得杜安就洗脱了毒害亲弟的罪名。李淮安很无畏的无视杜安的叫嚣直接将他收押了。万万没想到,这个举动直接将定国侯府炸翻了。  那张氏自从杜宁身死就有些疯癫,几次欲持刀砍向孙氏,孙氏吓的门都不敢出,知道自己的倚靠杜安被当做嫌犯抓走,又听着张氏嘴里一命还一命,孙氏直接将真相抖了出来。  原来,这砒霜是承安侯府赵氏威胁厨娘下在饭菜之中,赵氏手里捏着厨娘小儿子的性命,厨娘岂敢不从。至于这赵氏又是如何知道定国侯府下人的情况,自然少不了孙氏的推波助澜。 共 69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
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
治疗羊角疯病有名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