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旅游

武极宗师 第六章 轻轻一点

时间:2020-01-16 23:52:1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武极宗师 第六章 轻轻一点

混战场域。

微风吹拂、雾气荡漾。

噗噗!嘭嘭!

泛着空间神芒的不朽力,划破天际,湛耀神芒,可是却无法封锁其内眞瑙灿的凄厉惨嚎。

不只是躯体上的重伤!

更因为源自心灵、来自灵魂的深深痛恨后悔!

“啊啊!为什么!为什么啊啊!”绝望凄惨的声音,响荡在混战场域上方。

他身为高等破灭,且有着狂暴无垠的光属秘法,可却被一巴掌彻底拍溃!

他身为界主领袖,且有着一位师兄位列判定席,竟成了混战开启的前列淘汰者!

混战开启,还不到三分钟,他必然是数一数二的优先淘汰者!

“嗯?”

方成抬首,皱眉瞥了一眼,有些疑惑:“他叫什么来着?似乎是眞什么的?”

“他刚刚,想做什么?”

其实——方成的注意力,落在前方的青鳞壮汉。

对于莫名其妙、突兀冒出来碍事的眞瑙灿,方成仅仅是随手给了一巴掌。

方成轻咳了一声,慨叹道:“不过,他也太弱了。”

须知,造化威能神妙绝伦,即使是隐藏衍生韵味,也远超高等破灭层次。

眞瑙灿,自然扛不住。

除非是高等破灭巅峰,还有着一丝可能。

“不对,是我太强了。”方成琢磨了一下,轻轻颔首,继续凝视青鳞壮汉、磷氰衫。

磷氰衫眼眸僵滞,依然保持着不屑冷冽的俯瞰姿态,可是一双木讷呆滞的眸光——

充斥疑惑!

当震惊茫然达到了极点,是彻彻底底的疑惑!

“眞领袖,他去了哪里?”

磷氰衫躯体凝固,困顿万分。

当疑惑化作一个念头,在心头、思维、灵魂上转动一圈后,磷氰衫登时一颤!

“眞领袖,被一巴掌拍飞?咦——似乎有着凄厉惨叫,是什么?”

念头生涩转动,仿佛生锈的老旧机械,终于战战兢兢、忐忐忑忑的划过心间。

得出结论。

终于明白。

磷氰衫只觉得头皮发麻发炸!

他最为尊崇、最为敬仰的领袖眞瑙灿,被眼前的白衣青年,一巴掌拍飞!

时空仿佛凝固、思维好似停滞。

磷氰衫眼眸木然,冷冽俯瞰的姿态,茫然愕然的眸光,死死盯着眼前飘着的一滴滴鲜红水珠。

“是,是眞领袖的血!”

“一巴掌,把眞领袖拍成重伤?”

下一刹那——

“嘭!”

青鳞壮汉、磷氰衫、遍布头顶的菱形鳞片,嘭然一炸!

“啪!”

一处鳞片交织覆盖的头顶区域,猛然炸开!鳞片裂开!

直至此刻,磷氰衫终于彻底理解明晰——什么是头皮炸开!头皮发麻!

“唔。”

方成凝视着青鳞壮汉,轻声问道:“你,怎么不说话。”

伴随着方成的轻声问话,磷氰衫浑身猛地剧烈疯狂一颤,露出了一抹坚强至极的笑容。

磷氰衫的身高约有三米,他的冷冽眼眸转为惶恐震骇,双腿渐渐瘫软弯曲。

方成笑了:“说话。”

“我,我,说,说话——”磷氰衫也很想说话,可是话音到了喉咙,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修行者,也是生灵,也有着情绪。

在焦急恐慌蔓延下,磷氰衫却是忘记了域能振荡传音。

方成摇了摇头,淡淡叹气:“原来,你竟是个哑根修行者。可是,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
“可怜的小白痴?”

“嘿嘿。”

方成似笑非笑,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其上流腾衍生着神妙光华,轻轻戳向磷氰衫。

“不!”

“动啊!”

“闪开啊啊!”

磷氰衫的身躯、内心、灵魂,齐齐怒吼。

可是根本无用。

浩瀚神妙、玄奥缤纷的纯白光华,既是纯白,也是一切的颜色。

轻柔缓慢、惬意悠然的一指戳下,既是破灭,也隐涵空间法则。

咚!

一声轻响!

泛着纯白光华的指尖,轻轻点在磷氰衫的胸口上!

刹那之间,煌煌烈烈、浩浩荡荡、极光极量的界主域能,在指尖处骤然湛耀!崩发!

轰隆!

磷氰衫浑身所有的界主域能,猛地一滞!

嗡嗡。

泛着空间神芒的不朽力辉辉而生,流转蔓延,裹挟着磷氰衫,扔出混战场域。

偌大的青鳞巨躯,仿佛鹅毛一般,轻若无骨。

瞬间之后。

“啊噗噗!”

磷氰衫狂吐鲜血,体内的界主域能,振荡扭曲破裂,发出了连绵不绝、宛若崩崩弓弦断裂破碎之音。

“高,高等破灭!”磷氰衫颤颤巍巍地吐出了一道绝望悲惨、不敢置信的哀嚎。

随后他浑身一僵,昏迷晕厥。

方成那轻轻一点,光华流转。

看似是高等层次的破灭威能,实际上,乃是将衍生韵味隐藏起来的造化威能。

“呵呵。”

方成瞥了眼磷氰衫,脸色冷漠,目光淡然,继续扫视了一番周边的环境。

“淼淼雾气,有些稀薄,也被打散击溃?”

方成凝眉望着,心头隐隐生出一个新奇的念头,眸光湛耀着凛凛精芒。

——

广场外。

第二尊淘汰者、眞瑙灿,以及第三尊淘汰者、磷氰衫,瘫倒晕厥在广场中央。

“咦?如此重伤?仟棕不朽,并未出手?”

第一尊淘汰者,挠了挠脑袋,有些莫名其妙。

有着第四步不朽巅峰修行者、仟棕,他们激战搏杀,根本不需担心过多。

性命无忧,也很难有机会受伤。

“除非,除非战力爆发太迅疾太恐怖!仟棕不朽,也来不及!”第一尊淘汰者,深深吸了口气。

他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。

——

咯咯咯。

霄纪穹躯体一格一格地颤动,好似普通生灵的神经质痉挛,颤幅极小,颤抖频率极为剧烈。

亲眼目睹了一件可用‘惨绝人伦天理、天塌地陷海啸’来形容的灾难性恐怖事件。

是什么后果?

灵魂性质的震颤扭曲!

修行观念的破裂崩塌!

“到底是谁浅薄?到底谁是强者?”霄纪穹死死咬着牙,莫名的悲愤惆怅,有些欲绝。

早先。

他还在慨叹,世界如此广阔绚丽,强者如此繁多无数。

可不曾想过,真正强者,他早已见识到了,自诩见识壮阔、有眼不识真强者。

“方成界主,太强了啊。”霄纪穹心头有些窒息。

他忽然想到。

若是方成知晓,他晋级了至高天体,会不会也一巴掌拍过来?

伫立一旁、双臂环抱、架在胸前、神色冷淡的红魔,喉咙微微一动,发出了无意识的颤音:

“咕咕。”

“一巴掌拍碎眞瑙灿领袖的两道秘法?而且,方成的神态,也太随意惬意了!”

“仿佛根本不在意眞瑙灿!”

红魔涩然一声,远远望着混战场域内的白衣青年、方成,只觉得坚固的心灵,碎的一塌糊涂。

那可是眞瑙灿!高等破灭层次!

那么淡然平静,好似是在随手拍飞一个碍眼的东西!

红魔心头有些了然——

方成真正关注的,并非是眞瑙灿,反而是那跟随在眞领袖身后的青鳞壮汉、磷氰衫。

而眞瑙灿,只是因为碍眼碍事,所以随手给了一巴掌!

绿发女子苦笑一声,摸了摸脸庞,有些发烫。

完了?

谁完了?

亏她刚才还一把捂脸,不忍观看。

反倒是结果逆转、颠覆一切猜测。

他们这些至高天体,置身广场,可以清晰地看到混战场域内的所有境况、乃至一些细节,因此也更为震撼。

“那尊白衣青年,叫什么来着?”

“方成!他叫方成!”

“战力恐怖如此,为什么悟性那么差,难道是在隐藏?等待着一鸣惊世间?”

至高天体们议论纷纷,声音嘈杂,仿佛亲眼目睹星空戏剧降临世间、有些离奇古怪的感觉。[.]

甘肃省武威肿瘤医院预约挂号
伊春市中医院预约挂号
大庆治白癜风费用
南昌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
营口男科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3

网站地图